设为首页 | 民大首页
微博    微信  
投稿热线:news.gxun.edu.cn
站内搜索:
 
民大要闻更多 >>
校领导第四周工作简讯(3月21日—3月27...
【70周年校庆】校庆工作推进会召开
我校参加2022年全区教育系统全面从严治...
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到我校交流专升本工作
学校召开党建工作业务会
【70周年校庆】校友风采:全国脱贫攻坚...
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领导到我校东盟学院调研
【70周年校庆】学科史• 跟随陶红教授探...
各学院积极开展2022年春季学期“开学第...
校领导第三周工作简讯(3月14日—3月20...
媒体关注更多 >>
【全国征兵网】2022年征兵公益宣传片
【广西卫视】《广西故事》第294期:探秘...
【文物之声】中国岩画研究的一部力作 —...
【今日头条】全国政协常委、广西民族大...
【China face】นางหวง เสี่ย...
【广西日报】砥砺奋进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南宁晚报】东西原著,宋佳、王阳、包...
【当代广西】李玉雄:坚定理想信念奋进...
【中国社会科学报】刘晓华:中国共产党...
【中国社会科学报】莫放春:加强中华民...
习近平:继续发扬历史主动精神,以实际...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一次集体...
中国共产党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一届委员...
自治区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学...
第一观察|从四组关键词读懂总书记广西行
“加油、努力,再长征!”——习近平总...
习近平在广西考察时强调 解放思想深化改...
中共中央组织部:扎扎实实抓好党员干部...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民大新闻网 >> 专题报道 >> 正文
 
【话题】冲动付费,知识焦虑该何去何从?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作者:谢杰焕 实习记者:覃蓓雯 蒋清云 黄铃珊    时间:2022年03月28日 09:07    浏览次数:

在信息网络的日益密切和世界逐渐丰富多元化的趋势下,几乎人人都渴望通过学习出人头地,高校的“内卷”导致大学生学习压力与日俱增。知识焦虑伴随着知识付费出现,并形成相互依存和相互转化的循环局面。

在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人的精力和时间相对有限,妄想获取全部有用的知识变得十分困难。焦虑中的大学生们应该静下心来扪心自问:知识焦虑和知识付费对自我发展真的有正向作用吗?

挖掘知识焦虑“喷涌”的源头

当我们面对新的知识、信息和认知迭代时,自身的匮乏感促使我们产生落后于他人的焦灼和恐惧,从而产生了知识焦虑。中国青年报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2003名受访者中有73.2%的受访者自称有“知识焦虑”。

如今大量公众号推文及各种社交平台的兴起,存在贩卖焦虑嫌疑的文章和视频也在各个角落悄悄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在大学生经常接触的互联网上,各种信息数量庞大,出现了呈几何式增长的信息量与大学生们自身有限的思维认知不相匹配的情况。

大学生在一次次的自我审视中,发现自己掌握的技能太少,自身拥有的知识不够精深广博,与别人有一定的距离。于是其求知欲与好胜心便驱使他们把这些知识通通“收入囊中”。

有人认为知识焦虑是人们急于突破自我价值的一种表现,也有人认为这是在信息时代下,人们为满足提高自身竞争力的社会生存需求而形成的自然反应。

中国青年网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总规模909万,同比增加35万。大学生人数的日益增加让就业问题变得更加严峻。2020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孔倩在网上已经付费学习了PS课程,她说:“我常常会感到知识焦虑,一方面是自身学历不够高,在未来可能缺乏就业竞争力,另一方面则是如果自身没有一技之长,就很难与别人拉开差距。”

线上付费学习在信息时代兴盛,大学生可以通过付费学习来充实自身知识储备,但在付费学习的反推动力下,知识焦虑却变得愈加旺盛。仍在校的大学生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他们的线上学习并不顺畅,存在“买课如山倒,学习如抽丝”的情况,在付出金钱和精力学习的同时,线上与线下过多的知识学习也使他们产生了迷茫和焦虑。孔倩说:“付费学习中一天一节课的教学模式对上学党不太友好,在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情况下,课程作业落下了,教学进度也没跟上。”

当我们把目光转向身边时,那些如竹笋般疯狂生长的新生教育机构,抓住了大学生们要向“别人家的孩子”学习的焦虑,商家攫取了可以使自身无限发展的市场利润,这些“贩卖焦虑”和鼓吹提前消费的教育机构,无疑也成为了导致大学生产生知识焦虑的常见来源。

辨析知识付费的“真面目”

在互联网和大数据融合的大背景下,由知识焦虑而产生了知识付费。知识付费是指知识共享的付费形态,即用户通过向各个平台,以购买的形式获取自己所需的知识、得到相关问题答案的行为。

根据《2020年中国知识付费行业运行发展及用户行为调研分析报告》,80后、90后成为线上知识付费主力军,千禧一代自然也在时代的发展下成为了不负众望的“后浪”们。知识付费在当今越来越火爆,在大学生中掀起了一股知识付费的浪潮。

为何线上知识付费在当下如此火爆?其现成的知识呈现是线上知识付费产品的主要优势之一。2019汉语言国际教育专业张梓楠在网上付费学习考取教师资格证课程,她认为,自己进行复习计划要从头开始整理,而跟着网课学习会更有目的性和方向性,同时也更能节约时间。

杜智涛和徐敬宏提出线上知识付费的消费者具有较高的自主性、能动性。通过线上知识付费,大学生们可以根据自身的时间空间安排状况,不受限制地满足自身的娱乐需求、社交需求、心理需求以及自我实现需求等。小倩说道:“网上付费学习讲课效率高且连贯性好,教学采取直播、回放、作业点评模式,学习灵活性大。”

线上知识付费是时代发展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知识付费发展至今,某些平台的专业效能在一定程度上仍存在缺陷。艾媒咨询调查显示,51.9%的用户认为知识付费平台广告和无效信息推送过多,49.5%的用户认为平台专业度不高、实用性不强,学习内容同质化严重,所谓“速成法”效果不佳……市场为将平台内容变现,付费课程良莠不齐。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商家们可以包装出华丽的知识外壳来吸引缺乏判断能力的消费者冲动消费,但对内容的要求却在某一程度上放任自流。当知识付费市场上那种“三分钟学好英语,五分钟学好管理”的广告扑面而来时,很难不让屏幕前的你我对这种碎片化知识产生冲动消费的瞬间。甚至还有部分大学生将知识付费当做“解压良药”,通过盲目付费订阅来缓解自己的“知识焦虑”。

知识付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知识速成。“使用过后我发现,我所学习到的网课知识目的性太强以至于学的知识难以形成结构化思维体系,发现我好像并没有获得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张梓楠说。

信息时代的学习和求知并非肤浅的“三十天速成”和“高凝练精要”,重要的是对于知识的思考扩充和沉淀运用。

解开焦虑“囹圄”,慎选知识付费

要想“治疗”知识焦虑,首先就要正视知识焦虑。国家对青年抱有深切厚望,青年大学生是国家发展富强的主力军和后备军,“看齐意识”是每一位大学生应该具备的素质,当我们身陷知识焦虑的桎梏中时,不妨将它看成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状态,但不能放弃焦虑后转身就“躺平”。为知识付费来满足自身需求的做法无可厚非,但为过度的知识焦虑而付费的做法则值得我们反思,是否应该适当放慢步伐,在正常前进中逐渐找到自己的方向,而不是陷入焦虑后无效竞争的泥沼中。

重视自身目标定位,警惕“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朱良志认为,“人生因知识而充满厚度,但并非所有知识都是真理,杂乱无序的所谓‘知识’会给人带来窒息感。”

在知识爆炸的时代,有很多获取知识的渠道,我们应该始终保持独立的理性思考,在观察与质疑中持续跟进,而不是随波逐流。我们应该在知识付费面前擦亮双眼,做出真正有利于自身现实发展的清晰的判断,不要被碎片化知识给予的诱惑和满足感蒙蔽了双眼。

在问题驱动和实践中真正地学习。安放好焦虑和做出选择后,我们应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学习。爱因斯坦曾说:“未经思考的知识不是知识。”一味地接受大量灌输而来的知识是无济于事的,大学生们应该思辨地对待所接收到的知识,带着问题去思考,专注于一个领域并进行系统深挖,在多个观点中提纲挈领,填补知识的空缺。在“心流”状态中提升自身的思维模式,等同于在知识的海洋中牢牢抓住了航行的桨。

将学到的知识合理地运用于实践,使其成为真正掌握的知识。网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们的知识并不是经久不衰的,在时间和现实的冲刷下,知识很有可能就随风消逝了。系统学习后,为知识的输出找到稳定的锻炼出口,把知识用出来,知识才会在你的脑海中更加稳固。(编辑:李海莹 实习编辑:陈欢)

上一条:爱洒三月天,疫线显“锋”范 下一条:战在“疫”线,你我同行

关闭